去收銀台 網站地圖 聯絡我們 訂購說明 藍光廣場
首頁 > 商品信息
    2017-09-26 Tuesday更新! .
客户服務
  • 若有任何問題,請聯繫我們.
  • 營業時間:
    (24小時 全年無休)

[英] 德沃夏克的G大調 : 第八交響曲 / 協奏曲

 
編號:  BD25_8145
價格: NT$100
標籤: NULL  
 
商品介紹
德沃夏克
 
1892年9月到1895年4月,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應邀前往美國講學和演出。豐厚的報酬使得作曲家無法拒絕這次長達三年的旅行。薩勒號汽輪載著德沃夏克全家從布萊梅駛向大西洋,慢慢貼近親切而又陌生的“新大陸”。德沃夏克此時正站在頂層的甲板上沉思,面對浩瀚無邊的大海,他把自己去國懷鄉的情思掩藏心底,而將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憧憬遙寄到遠方。在德沃夏克的行李箱裡,一疊疊厚實的樂譜縱橫碼放,其中有他創作的《在自然的國度》、《狂歡節》、《奧賽羅》三首序曲。當然,還有他頗為心愛的《G大調第八交響曲》。
 
    德沃夏克天生熱愛大自然,並且對一切事物都充滿了興趣和激情。早在少年時代,作曲家就對布拉格管風琴學校的沉悶氣氛表示不滿,而對崇尚創造性思考的管風琴老師約瑟夫·弗爾斯特充滿敬意。弗爾斯特曾對德沃夏克說,“我只向花和鳥兒學習,並且以上帝和我自己為師。”德沃夏克深受這種思想的感染,逐漸將目光投向社會現實和大自然,因為它們才是一位藝術家的良師益友。
 
    德沃夏克的弟子和女婿約瑟夫·蘇克曾經回憶,“他(德沃夏克)知道的音樂作品實在是多得驚人。巴赫、亨德爾、格魯克、海頓、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柏遼茲、瓦格納、李斯特,他知道這些大師作品的細節。他並不排斥意大利音樂,也不同意當時流行的鄙視這些作品的看法。基本上,沒有一個流派是他不注意的。他熟讀布魯克納的作品,對裡查·施特勞斯也很有興趣。他更高興見到他的學生努力創造新穎而獨立的表達方式。他對所有的事物都感興趣,沒有一件我們的生活細節逃過他的注意。他喜歡閱讀國內、國外的新聞和樂評,經常讀捷克的地方新聞,因為他特別關心國家的文化活動。”
 
    廣博的見識、豐富的思想塑造出德沃夏克健康的體魄和堅強、樂觀的生活意志。在作曲家的作品中,你幾乎聽不到哪怕是一聲“病態的嘆息”。一切都是那麼歡快、爽朗、熱情奔放。他把所有動人的感受貯入到自己的音樂語彙中,讓聽眾跟隨他雄壯、激越的交響曲領略大自然的壯景和人類創造的種種奇觀。有評論家曾經說過,“如果你想從音樂中看到對全世界偉大力量的從容展示,那麼就來聽德沃夏克的交響曲吧!”
 
    第一樂章:充滿朝氣的快板。弦樂隊深沉的語氣在沉靜片刻之後一下抓住了聽眾的心。也許你還在悠閒的翻看節目單,但那??濃重而深遠的旋律會讓你迅速沉入嚴肅的思考之中。長笛吹奏的民歌片段給予我們一種期待,壯麗的圖景即將在眼前展開。綠蔭的草地、高大的櫟樹,還有紅瓦的屋頂在日光下閃現著奕奕的光輝。迅捷的春風載著鳥兒掠過溪水和樹林。它們和路邊的紫藤與莊稼一起歌唱,滾滾細浪在平原上浮動。
 
    沉穩的引子主題再次出現,悄悄喚起了又一次黎明。士兵的馬隊從平原盡頭的土路上飛馳而來。他們帶著費迪南五世的訓令前去抵抗奧地利的軍隊(1618年)。為了爭取自己的宗教和語言,將士們英勇奮戰。 “勝利離我們不遠了,難道我們還要退卻?強權也許能夠擊潰我們的肉體,但他永遠也不會催垮我們的靈魂。”波西米亞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展開了無休止的抵抗運動。三百年後,民族獨立終於得以實現。
 
    第二樂章:柔板。寧靜的音響讓我們想起樹葉輕輕飄落,想起這永恆而偉大的生老更迭。木管樂器在弦樂隊的襯托下舒展著靚麗的身姿,隨著整個樂隊的介入,雄壯的號角將原來的裝飾一掃而空,將暴風雨引向這片乾涸已久的灌木叢。落葉在泥濘的山澗中穿行,雨水無情地將它們浸濕,腐爛在樹木的根系旁。它們交錯疊壓,逐漸成為泥土的外衣。仔細聆聽,落葉還在唱著那首微風吹拂的輓歌。天色變暗,它們開始悄悄地向煤和化石轉換。
    第三樂章:優美的小快板—十分活躍的。這是一個典型的複三部樂章,其中包含著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舞蹈者。當我們被樂章開頭幻想性的舞蹈所吸引時,不要忘記那忘情的旋律正是來自作曲家的內心獨白。 “我在湖邊獨自徜徉,覺得安徒生筆下的水仙女和王子是那麼令人感傷。在波紋蕩漾??的湖水里,我能看到她優美而哀怨的面龐。那裡也有我的,對所有悲劇的憐愛。”樂章中段的小步舞曲讓我們對生命的美好與脆弱有了一種更深切的認識,這也是作曲家努力傳遞給我們的信息。當悲劇化的舞者再次出現時,它的旋律幾乎催人淚下。 “我們都是風雨中獨行的旅人,從不同的地方來,卻要向同一個方向走去。”
 
    第四樂章:不過分的快板。空靈的號聲突然給了我們新的啟示。難道我們需要在人生的道路上猶豫嗎?其實坎坷對於每個人來說也是一種幸福。不要耽誤時間,去領略世界的美吧,他們時刻都在為我們敞開! “芝加哥中央車站的蒸汽火車頭、紐約港的艘艘巨輪,還有尼亞加拉瀑布,它們都使我感動。對了,還有我的祖國和家鄉。我要回去,那裡的綠地、田野,和我夢中經常看到的山脈、河流,它們都在召喚我回去。”
 
    1895年4月16日,德沃夏克婉拒了美國友人的挽留,重新登上薩勒號汽輪舉家返回捷克。從此,他帶著對“新大陸”的美好回憶繼續向生命的前方走去。在作曲家晚年的生活中,大自然與人類創造的種種奇蹟仍然激發著他的靈感,永不止歇。

最新商品

Powered by 藍光廣場 BIZ_5_1_GBK © 2004-2014